第44期 图书推荐--熊佛西先生诞辰120周年,《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出版

发布者:曾石如发布时间:2020-12-09浏览次数:10

《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日前出版


编者(新文学甜点):2020年12月4日是中国话剧的拓荒者和奠基人之一熊佛西先生诞辰120周年。他是蜚声中外的戏剧活动家、戏剧教育家和剧作家,曾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今年亦是上海戏剧学院建校75周年。今天,由上海戏剧学院、江西丰城市政府主办,上戏中国话剧研究中心、戏剧文学系承办,《戏剧艺术》编辑部协办的“纪念熊佛西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正在熊先生的故乡江西丰城举行。为纪念老校长,上戏中国话剧研究中心编纂了《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日前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该书从1934年以来有关熊佛西研究的90多篇文章中遴选了33篇进行辑录,分为四编:第一编为“戏剧理论与创作研究”;第二编系“戏剧教育研究”;第三编关注熊佛西在定县展开的大众戏剧实验;第四编为“生平、地位与成就研究”,并附熊佛西先生各个时期的生活照片。

作为中国话剧运动的拓荒者,熊佛西先生将一生都献给了戏剧创作、研究和教育事业。他始终身处现代戏剧史舞台的中心,也与茅盾等新文学作家、晏阳初等“平民教育”实践者保持了密切联系。《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的出版,对研究熊佛西、研究现代戏剧史、研究与熊佛西有交游的近现代人物,都将大有裨益。

“甜点”书讯第26期,我们经编者授权,特刊发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杨扬教授为《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所作序言及该书目录,以飨读者,也借以纪念熊先生诞辰120周年。配图均来自该书。


熊佛西先生(1900-1965)

《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序

每所历史悠久的大学,都有自己的灵魂和精神象征,对于上海戏剧学院这样一所拥有70多年校龄的著名艺术学府来说,熊佛西就是他们的灵魂和精神象征。在华山路校区,到处都留有老校长的痕迹,从实验剧院边上的熊佛西雕像,到以老校长名字命名的佛西楼,还有新建的昌林路校区,也有供学生阅读休息的空间——佛西书院。岁月流逝,人们并没有淡忘老校长,反倒是更加感恩和无尽思念。每到节假日和重要的时间节点,上戏的熊佛西雕像前,总会有人献上鲜花。2020年12月,是熊佛西先生诞辰120周年,上海戏剧学院中国话剧研究中心同人为纪念老校长,积极筹备全国性的学术会议,并汇编了这本研究资料。

熊佛西先生在诸多版本的中国现代话剧史中,都被纳入第一阶段,也就是中国话剧初创时期的代表人物。就他个人创作实践而言,他的戏剧事业是与五四同步,并在二三十年代达到一个成熟的境地。熊先生的戏剧创作成就得到了当时社会的普遍认可和积极评价。记得茅盾先生在晚年回忆录中,曾记录他1940年代逃难到桂林时,熊佛西先生招待他,茅盾对剧作家的熊佛西表达了敬意。2000年为纪念熊先生诞辰百周年而出版的《熊佛西戏剧文集》中,也收有1947年茅盾以及田汉等人在上海山阴路大陆新村聚餐时的照片,由此可以见出同时代文化人对于熊先生的高度认可和密切关系。

就在我们积极筹备纪念熊佛西先生120周年诞辰之际,新修订的《上海戏剧学院院史》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翻阅相关内容,我作为一个后来者,不能不感慨万千。除了深深的感恩之外,我有一种感叹,我感叹熊老他们这一代人的眼光和心胸。他们除了自身的事业成就之外,还密切关注着20世纪中国文化艺术的绵延和发展问题。也正是在他们手里,创建了今天在中国艺术教育领域声誉卓著的艺术院校——上海戏剧学院。这是一项功德千秋的善事和伟大事业。熊佛西先生的后半辈子,几乎都献给了戏剧教育事业,正是因为有他这样的悉心呵护和用心培养,上海戏剧学院才可能站到了中国艺术教育事业的最前端,与世界艺术教育进行对话并共同前行。

站在新世纪的今天,我不能不佩服熊佛西先生这一代人的远见卓识和伟大创举,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因为有了熊佛西先生这一代人的不懈努力,才有了与此在艺术教育上相匹配的上海戏剧学院。但接下来的问题是留给今天的人们思考的:如果说,20世纪的艺术教育家们,为中国、为上海,创建了一批著名的艺术院校,那么,对于21世纪的后继者而言,需要继续的是一种怎样的文化事业呢?我们需要为未来奉献怎样的艺术教育成果呢?我想除了不断提高每一个人的艺术修养、增强艺术才能外,把艺术教育作为一项伟大而艰苦的事业来对待,这是每一位艺术院校的教师和管理者都应该铭记于心并时常想到的。今天上海的办学条件硬件上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好,但在艺术教育取得的实绩方面,是不是也有所跟进呢?如果百年之后,我们的后辈再来关照我们今天这一批艺术教育者,他们会说些什么呢?在我们纪念老校长熊佛西先生之际,面对先辈,我想我们都应该扪心自问的。

是为序。

杨扬

2020年10月于上戏仲彝楼


1956年熊佛西(左五)和欧阳予倩(左六)等

在上海戏剧学院合影

附:《熊佛西研究资料汇编》目录

第一编戏剧理论与创作研究

熊佛西戏剧思想简论丨丁罗男

熊佛西戏剧理论的独特贡献及其现实意义丨朱云涛、李伟

观《过渡》演出后——论熊氏的剧作态度丨张季纯

读《戏剧大众化之实验》丨殷扬

由《赛金花》论熊佛西的剧作丨萧伯诇

论熊佛西的戏剧创作——纪念熊佛西诞生八十五周年丨曹树钧

论熊佛西喜剧的寓言性特征丨张健熊佛西的喜剧《艺术家》及其美学追求丨胡德才

第二编戏剧教育研究

熊佛西戏剧教育思想概论丨谢明

熊佛西的戏剧教育思想和上戏的传统与未来丨荣广润熊佛西的戏剧教育思想与实践丨周特生、周一新

作为教育戏剧的熊佛西“农民戏剧”丨陈爱国、方婕

民族认同、公民教育与抗战演剧——论熊佛西的抗战戏剧社会教育观丨丁芳芳

第三编定县大众戏剧实验研究

定县的农民实验丨杨村彬

参观定县东不落岗村农民演剧记丨张骏祥

试论“戏剧大众化之实验”——纪念熊佛西诞辰八十五周年、逝世二十周年丨顾文勋

熊佛西“戏剧大众化实验”新探丨马明熊佛西的定县农村戏剧实验丨王少燕

熊佛西的定县农民戏剧实验及其现实意义丨孙惠柱、

人类本能与戏剧本质———对熊佛西的定县戏剧大众化实验的文化人类学考察丨朱云涛

雅俗夹缝中的另类启蒙——20世纪30年代定县农民戏剧实验丨刘川鄂

熊佛西与河北定县的“农民戏剧实验”丨吴福辉

20世纪30年代定县农民戏剧实验的历史意义丨曾宪章、刘川鄂

乡村公共空间的雏形与定县戏剧试验的创作衍变丨王雪芹

第四编生平、地位与成就研究

熊佛西传略丨熊佛西研究小组

怀念佛西老师丨杨村彬

一代戏剧宗师熊佛西——《熊佛西戏剧文集》后记丨《熊佛西戏剧文集》编委会

名彪剧史,并世无第二人丨马明

透明,理解却姗姗来迟——参与《熊佛西戏剧文集》编纂工作的感言丨陈艰

熊佛西:中国现代戏剧大众化的开路先锋丨林碧珍

“南田北熊”之说与相关史料勘误丨李斌、程桂婷

《新青年》与熊佛西对中国现代话剧诞生的开创性贡献丨曹树钧

《文学创作》月刊与抗战文学多元共生空间的建构丨佘爱春

附录一:熊佛西研究文献综述丨李志娟陈军

附录二:研究资料目录丨李志娟编


熊佛西(右三)与田汉(左三)、洪深(左二)等,

1929年在南京


编辑:曾石如,本文转载自上戏图书馆微信公众号,版式略有调整